<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

    第二百四十一章 至尊

    所属目录:长生界    发布时间:2014-05-03    作者:辰东
    在平凡中品味淡然,在淡然中体悟空灵,坐在一间露天茶馆中,看大街上人来人往,听商贩叫卖叫卖,萧晨忽然感觉一切是那样的真实生动。

    这个世上有多少总在追求不凡,总是不甘于平淡,但是在身心皆疲后他们又得到了什么呢?

    也许自然平淡才是真,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萧晨品味着缭绕淡淡清香的茶水,觉得平凡普通的人的生活真的很充实。

    一个中等身材、从容貌上来说还算俊朗、但从气质上来说极度猥琐的?#19968;錚?#31359;着绫罗绸缎,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眼睛像是带钩一般不时瞟着大街上路过的美女。来到萧晨的桌前,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结结巴巴的道:“哥哥哥们……挺挺挺……悠悠闲自得啊。”

    萧晨笑了笑,道:“你是?#20426;?

    “我我我啊,人人人……人称称称……屠夫,不不不不不,人称屠虎……专专……专业户。”

    萧晨心中顿时一动,没有说话,笑吟吟的看着他。

    这个容?#19981;?#35828;的过去,但是极其猥琐的?#19968;錚?#19996;瞟西看,一双色迷迷的眼睛追逐着大街上的年轻女子的身影,不客气的自?#35828;?#20102;一大杯茶水一饮而尽。

    “好好好好茶……这这……这绝对是极品红红……红红……红颜茶啊,据据据说是少女……清清清……清晨晨迎着朝……朝朝……朝霞……采采采集的一……一一一一抹…抹抹抹……抹抹抹……”

    “一抹嫩芽!”旁边一个大汉,雷霆般一声大吼,愤愤的道:“我替你说出来吧,我快被你憋死了!”

    极其猥琐,且结结巴巴的?#19968;錚?#28857;点了头道:“对对……对对……对对,就就就……就就是……是是是是是……这个说说说说法!”

    “晦晦晦……晦气!”大汉都跟着结巴了,而后气的一抖袍袖站起身来,道:“再听你说两句。我不是憋死,就是急死!”性急的大汉直接走人。

    “这个人不不不不……不不……不讲究,修修修……修养养……太太太太……太差!”自称屠虎专业户的?#19968;鎩?#21453;倒露出了鄙视的神色,愤愤的看着大汉离去地背影,不过配上他那副猥琐的样子。实在有些不伦不类。

    “是是是是是……是吧?#20426;?#35828;着,他还转头问了问四旁的人。

    结果,四周地人都是快速饮完茶水离去。听着他说话实在是一种折磨,感觉一口气别在心中始终出不来。

    “怎怎怎怎……怎么……都都都都……跑跑……跑路了?#20426;?#29477;琐的?#19968;?#31449;起身来。想挽留人家。

    “快快快……被你憋死了!”最后一个员外郎模样的人气呼呼地甩开袍袖离去。

    “太太太……太太太……不不不……不讲究了!”猥琐的?#19968;錚?#24868;愤的拍着桌子,道:“没没没……没修养,没没没……没涵养,没没没……没道德!”

    “咕咚咕咚”

    这个?#19968;?#30452;接抓起茶壶。向着口中狂倒,如鲸吸牛饮一般,哪里是品茶,分明是在灌水,擦净嘴角流淌下地茶水,他转头对萧晨,道:“你你你……说说……对吧?哥哥哥哥……”

    萧?#31354;?#34987;这个?#19968;?#36887;?#33267;耍?#19968;点也不着急,听到最后那个字他似乎实在吐不出来了。笑道:“别叫我哥。保不准没你大呢。”

    “嘿!嘿!嘿!”结结巴巴的?#19968;?#21912;着粗气,愤愤地道:“哥哥哥……哥哥哥……”

    “别叫了。”

    “我我?#25671;?#25105;没叫!我我?#25671;?#25105;是说说说……说说说。哥哥哥……哥哥哥……哥们!”猥琐的结巴啪啪的拍着桌子,总算说出来了“哥们”两字。

    “兄弟找我有事吗?#20426;?#33831;晨再次叫来一壶茶水,给结巴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我?#25671;?#37117;都……都说了,我我我是……是是是屠虎……专专专……专业户!”猥琐的结巴说完这些,老神在在,居然不说话了,似乎在等着萧晨发问,一双?#19968;?#30524;色迷迷的在大街上东瞟西看。

    萧晨觉得这个?#19968;?#24456;有意思,他正无事可做,根本找着急,悠闲地品着茶水,看大街上人来人往。

    两人就这样干饮茶,耗了一个时辰,上了三壶茶水,谁也不说?#21834;?

    等到一个半时辰时,猥琐的结巴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道:“你你……你这人太太太……太无聊了,半半半……半天都不说一句话,太太太……太闷了!”

    “我不是在等你说吗?#20426;?

    “平平平……平日都是……别别……别人?#26179;?#24971;憋憋……憋死!今天,我我?#25671;?#25105;我?#25671;?#25105;快被你憋死了!”

    萧晨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猥琐的结巴竟然是大陆第一杀手组织?#21543;?#37329;三亿”的成员。

    “你是一个杀手,竟然敢暴露在阳光下,就不怕杀手生涯终结吗?#20426;?

    “那那那……那是……一般的杀手!我我?#25671;?#25105;是谁?我是是是……是未来的杀手至至至……至尊!”眼前这个结巴非常的自负,大言不惭的道:“我我?#25671;?#25105;是阳光下的……?#37145;鄙薄?#26432;手!可以有有有……寻常一般人地生活,我我?#25671;?#26159;独一无二地!”

    一个名为金三亿的奇特杀手,自负地以杀手组织?#21543;?#37329;三亿”当中的三个字为名,结结巴巴,看不出实力深?#24120;?#21482;能看出极度猥琐,且没有任何杀气。蓦然间,萧晨想起来了,两年前不就是有一个叫金三亿的杀手,在南荒将虎家家主的第七子,也就是海云雪那刚刚拜完天地的第二任丈夫给宰了吗?

    “是你。”萧晨笑了起来。

    赏金三亿这个杀手组织,已经存在无尽岁月了,与中土虎家可谓恩?#32929;?#28145;。相传,初代杀手至尊就曾经刺杀过虎家那个老祖宗,那头老白虎圣?#23454;背?#38505;些?#19994;簟?#27492;后。双方的恩怨一直纠缠不清。

    金三亿直勾勾的盯着一个穿着暴露,从大街上?#30041;聊?#23068;而过的女子,魂都快?#36824;?#21435;了。但是依然心不在焉的,结结巴巴的道:“哥哥哥……哥们,想想想……想起本尊是谁了??#27425;礎?#26410;来地杀手至尊啊!”

    萧晨想笑却笑不出。这个猥琐的?#19968;?#23621;然想成为杀手至尊……不过细想想也不好说啊,任?#38382;?#24773;都不是绝对的,金三亿似乎真地很不简单。

    “行了。赶紧找来纸笔,你这样说?#21834;?#20004;个时辰也说不清。”

    非常熟练,金三亿利索的从背后的包裹中取出一个石板。

    “我们联手杀掉那头大老虎吧。”金三亿快速在石板上刻下一行字迹。

    看得出他常这样与人交流,熟练地不能在熟练了。

    “早该将石板拿出来。”萧晨腹诽,而后笑着看向他,道:“凭我们两?#22235;?#22815;对付的了一个半神吗?#20426;?

    用手一抹。石板的上地字迹化成粉尘落了下去,另一行字迹出现:“我们两个差不多了,如果再加上那个独?#38470;?#39764;,三人足可以斩他头颅。半神算什么?我们各自展开神通,那不过是只大病猫而已。”

    “此事需要仔细考虑。不过……”说到这里,萧晨看着这个猥琐的?#19968;錚?#36947;:“我怎么相信你是金三亿呢?#20426;?

    刹那间,一股死亡气息爆发而出,冰冷地杀气顿时让卖茶水的老汉昏死了过去。

    “行了!”

    不用多试探。这绝对是是杀手独有的气息。

    “哥哥哥……哥们说定了。咱咱咱……咱一一一……一起杀老虎!”

    “好,一言为定!”

    正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大街上一阵骚乱,很多行人都向那里跑去,更有一些妇女儿童慌张的向回跑。

    萧晨将一个孩童叫进茶馆,给了他两枚金币,?#23454;潰骸?#23567;兄弟发生了什么事情?#20426;?

    “牛……牛魔王来了,奶奶说那是牛头马面中地牛头来拘人魂魄来了。”

    “胡胡胡……胡说,光光光……光天化日怎么会有牛头马面?#20426;?#37329;三亿瞪起了?#19968;?#30524;。“真的,那个牛魔王很厉害,将不少修者都给打败了,更是想要拘禁一个叫萧逝水的魂魄呢。”

    萧晨放走了这个孩子,对赏金三亿道:“去看看吧。”

    一个?#34987;?#30340;十字路口,一个看起来非常憨厚的小胖子,头生?#34903;?#24040;大的牛角,看起来真如善良版牛魔王再生一般,旁边竖着一杆大旗,上书一行大字:挑战萧逝水。

    “这个?#19968;鎩?#33831;晨没有想到牛仁竟然来到了殷都,居然用这种办法来寻他。

    数日前的大战定然已经被他知晓了,灵犀剑波、圆满宝瓶印等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小胖子,许多神技他同样精通,肯定已经猜出萧逝水就是萧晨。

    “怎么,宿敌?#20426;?#37329;三亿笑道:“我我?#25671;?#24110;你解决掉吧。”

    “不用。”

    但是,说话间已晚,看起来极其猥琐的金三亿,竟然在刹那间凭空消失,如此速度让萧晨也大吃一惊。

    前方,大旗下牛仁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刹那间腾空而起,一只巨大的魔牛在他身后显化而出,如小山般地黑色牛体让人胆寒,有着一股说不出地魔力。

    一声牛吼,巨大的魔牛,俯冲而下,让?#36335;?#22320;大街都崩裂了。

    “砰”

    金三亿身形显化而出,而后倒退而去,巨大的魔牛也一击而退,回到了牛仁的身后。

    “天啊,真是牛魔王啊!”

    “活见鬼了,牛头马面中的牛头大白天出世了。”

    许多妇女儿童哭喊着逃向远处,而胆子大的人以及一些修炼者则好奇的在不远处观望。

    金三亿无声的退到了萧晨的身边,道:“这这这……这个牛头人非非非……非常……不简单。”

    “你才是牛头?#22235;兀?#20320;们?#20063;?#26159;牛头?#22235;兀 ?#29275;仁已经?#24503;?#22312;地,巨大的魔牛隐入了他的身体中,他一?#26222;?#30862;大旗。大步走了过来。

    看到萧晨,小胖子立刻呵呵地笑了起来。不过看到金三亿时,却立刻又崩起了胖嘟嘟的脸

    “都是自己人。换个地方说?#21834;!?#33831;晨急忙拉着两人挤出人?#28023;?#31163;开了这里。

    直?#30342;?#31163;那里,萧晨才道:“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出来了。黑龙呢?#20426;?

    “在殷都外的深山中呢。我不得不早点出来。”说到这里,小胖子无比沮丧,懊恼地道:?#24052;?#19978;的牛角。越长越快,到了现在……呜呜……拿刀砍都砍不掉了。那帮老爷爷老奶奶们。说这是好事,不管给我弄掉,我出来转转,试试看有什么办法,让它变小点。”

    牛仁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真地砍不动?#20426;?#29477;琐的结巴。难得说的很顺畅,满眼放光,一只手伸向牛角,嘿嘿地笑了起来,道:“真是打造阴?#29305;?#39318;的上佳材料啊。”

    “一边呆着去,你这猥琐地结巴。”牛仁一把推开了他,极其懊恼的拍了拍一对两尺多长的黑色牛角。

    ?#20843;称?#33258;然吧。”萧晨出言安?#20426;?

    小胖子是个乐天派,很快就忘记了牛角的问题,兴奋的对萧晨。道:“逝水?#31181;?#36947;我为什来殷都吗?#31354;?#37324;有我们地老熟人。还记得柳如烟吗?她就在沉鱼落雁宫,据说与那里的花帝交情莫逆。”

    牛仁不能在金三亿面前揭破萧晨的身份。但是却可以毫无麻烦的传递消息。

    “?#33080;脸痢?#27785;鱼……落落落落……落雁宫?#20426;?#38395;听此言,金三亿一双?#19968;?#30524;立刻绽放出两道夺目的光芒。

    “?#33080;脸粒?#27785;你个头,话都说不利索,那是男人去的地方,是你这个猥琐的?#19968;?#21435;的地方吗?#20426;?#29275;仁怎么看金三亿都不顺眼。

    “牛牛牛……牛头人……你你你……别别别别……别不服,不不不信的话,咱咱咱试试看?#20426;?

    “就你这小模样,老爷不亲,舅舅不爱地猥琐样子,还试试看,去了也让?#22235;?#25195;帚打出来,那里可不光是有钱就能去地地方。”

    “鄙鄙鄙……鄙视你!我我?#25671;?#35828;到这里,金三亿急得直接将石板取了出来,快速刻字,不然快被自己憋死了。

    “咱不动手,去比?#20154;?#26159;真正的男人,就去沉鱼落雁宫,我三亿大尊怎么说也是一夜十三次郎……”

    “我呸,你个变态地?#19968;錚?#21483;十三秒还差不多。”小胖子牛仁虽然看起来憨憨的,但是嘴巴却很厉害。

    萧晨哈哈的大笑,任由他们斗嘴,道:“走,就去沉鱼落雁宫。”

    沉鱼落雁宫,真如皇家宫苑一般,占地极广,远望犹如一片连绵的天宫一般,可以想象他们手眼通天,不然怎么被允许在殷都建这样一片宫阙呢?

    进出这里的人非富即贵,随便走入一座贵宾宫殿,都可能会看到殷都的一个?#32557;?#20154;物。

    沿着汉?#23376;?#30340;阶梯,走进正中那座宏伟的大殿,入目可谓极尽奢华,雕梁画栋,金碧辉煌。

    此时,已近傍晚,水晶灯摇曳出梦幻般的光彩,将这琼楼玉宇映衬的更加如梦似幻。

    高大的?#32451;?#21069;一对翡翠玉瓶足有两米高,通体?#20102;?#30528;绿光,且晶莹剔透,一看就知道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而一面墙壁上,更是高挂着绝代剑仙李白亲手题的诗句,绝非赝品可比,字体铁钩银划,苍劲有力,吟诗一绝,御剑更是一绝,诗中蕴剑意,剑意?#28108;?#33729;。

    一名在前厅负责招待的花相,蒙着面?#21574;留聊?#23068;而来,身后跟着几个青?#24573;?#20029;的女子,种族各不相同。

    西方族的女子,肤色雪白,如凝滞一般滑嫩,婀娜高挑,金色的长发像是一抹永恒的阳光一般亮丽。东方族的女子,黑发如瀑。明眸皓齿,颈项纤秀,娇艳动人。曲线曼妙无?#21462;?#34542;族的狐女妩媚动人,一双媚眼轻轻一瞟,就让金三亿的?#19968;?#30524;发直了。毛茸茸地狐尾轻轻一卷……

    八名少女,种族各不相同,都极具?#28982;?#20043;态。露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呵呵……几?#36824;?#23458;这边请。?#34987;?#30456;娇笑着,带着八名少女迎来。

    牛仁小声嘀咕:“怎么还蒙面啊。不给人瞧吗?#20426;?

    金三亿拿出石板,“刷刷刷”快速刻好字迹:“鄙视你,这都不懂,原来是个雏啊,这叫半遮半掩。欲语还休,要的就是这个风情……”

    牛?#26102;?#21988;笑道:“牛爷混地时候,你这猥琐男还不知道在哪偷看女人洗澡呢,省省力气吧,不用你介绍。”说到这里,小胖子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听说独?#38470;?#39764;也在殷都,如果让个冷冰冰的?#19968;?#26469;这里一定很有意思。”

    听到他这样说,萧晨轻笑了起来。道:“正好有事要和他商量呢。你这主意不错。”他转过头来对那名花相,道:“你们这里能否帮上忙?#20426;?

    “当然?#26179;?#39064;。来这里的贵宾对于我们来说就是祖神。?#34987;?#30456;巧笑?#20877;狻?

    牛?#22987;?#33831;?#31354;?#22320;去请独?#38470;?#39764;,想象着那个冷漠无情的?#19968;?#26469;这种地方,他顿时嘿嘿的笑了起来。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听说燕小妞也来殷都了,那可是人间绝色啊,不如逝水兄也把她请来算了。”

    花相掩嘴失笑,她身后地那八名妩媚多姿的少女,也全都娇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小胖子太混账了,来这种地方还想带女人。

    就在这个时候,牛仁发现猥琐男金三亿正在嘿嘿冲他冷笑呢,同时感觉身后地大街上有道道冷芒向他射来。

    扭头观看,那不是燕倾城是谁?

    燕倾城、阿冰、三公主殷莹三女,正好路过?#35828;兀?#30001;于沉鱼落雁宫太过出名了,路径这里时,三公主免不得介绍一番。

    燕倾城看?#21483;?#32982;子的正容时,吃惊的用手掩住了嘴巴,愤愤之色暂时收敛,自语道:“牛头……怎么变成牛头了?#20426;?

    她对这个可恶的小胖子记得很清楚,?#32972;?#22312;龙岛之上这个憨憨的?#19968;?#21487;不是省油地灯。

    ?#25226;?#23567;妞……哦,不对,燕妹妹你好啊,数载未见,你的风采更胜往昔啊,真是风华绝代,妩媚无双,天?#19978;?#20961;,广寒临尘,我见犹怜,让天上的日?#38706;?#40687;然失……”牛仁自以为是的赞美着。

    “?#30149;?#19968;道金簪飞来,打断了他的话语,燕倾城满脸通红,愤愤的看着几人。

    ?#25226;?#29141;……燕燕……燕燕……你真是太美了!”猥琐男金三亿也不甘落后,开口赞美,奈何?#25226;喙媚鎩?#19977;字中的“?#23194;鎩?#20004;字怎么也吐不出来,被他直接忽略而过,好在后面的话还算顺畅。

    只是,这样一来,意思却不大相同了,不是叫燕?#23194;錚?#20223;似在亲密的叫昵称?#25226;?#29141;”。这气地燕倾城双颊通红,恨不得揪住这个猥琐地?#19968;?#26292;打一顿。

    她站在大街上咬牙切齿,居然被三个逛***场所的?#19968;?#35843;戏,实在让?#22235;?#24680;。

    “啊……”想叫阿冰,结果猥琐男又结巴上了:“冰冰……冰冰……冰冰,你也很美!”

    又像是在亲密地喊昵称一般,气的阿冰也变了颜色。

    “公公……公公……公公……”金三亿脸都急红了,但是公“主”的“主”字就是吐不出来,指着三公主,最后咬牙切齿的道:“公公……你也很美!”

    三公主大怒的同时?#20013;?#24735;了过来,只能哭笑不得。路径这里的人全?#30475;?#31505;,大殿中,花相与八名少女早已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萧晨心中大笑的同时,感叹:人才!

    牛仁晃着牛头,已经笑的蹲在地上开始捶地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长生界
    上一篇:

    篮球比分直播球探

      <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

        <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
        足彩混合过关啥意思 腾讯分分彩个人心得 浙江快乐彩技巧可靠吗 英甲降级规则 雅虎nba比分 海口彩票网海南彩票论坛 现金真钱斗牛网址 北京赛车pk10彩票控 上海时时乐历史走势图 象棋下载 彩客网电脑版 欢乐斗地主刷豆方法 埃及三分彩人工计划 山西快乐10分开奖 甘肃11选5任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