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不断壮大的唐门(中)

    所属目录:绝世唐门漫画    发布时间:2013-09-17    作者:唐家三少

    另一个原因则是轩梓文自己的问题,唐门暗器的制作方式他也是初步开始学习,对于那些机括的内容,和他原本研究的魂导器核心法阵是截然不同的,他也需要时间去适应和试验。从诸葛神弩炮这相对简单的东西来进行,显然是最好的。

    因此,轩梓文给自己暂时制定下来的两个课题,一个是完善诸葛神弩炮,将其与自己的密封?#21776;?#25216;术相结合。另一个,就是要设计、制作性价比最高的低级定装魂导炮弹。这也是重中之重。

    霍雨浩就直接告诉他,如果有了价格便宜威力又有相当程度的炮弹,那么,诸葛射弩炮必然会卖的更多。到时候,自然就有更多钱来进行其他事情了。

    演武场内,此时正进行着一场战斗,战斗的双方,赫然正是荆紫烟和徐三石。

    徐三石站在演武场中央,右?#20013;?#20901;龟甲盾上下翻飞,不断的抵挡着荆紫烟的攻击。任由荆紫烟那烟雾多么奇妙,他站在那里,却是不动如山。

    霍雨浩用手拍拍额头,无语的道:“他们还真是一点都闲不住啊!这一大早的,就又干上了。”

    贝贝微笑道:“这是好事儿,对大家都是一种激励。不想输就要努力。不是吗?”

    站在旁边观战的自然不只是唐门的普通弟子,王冬儿和季绝尘都在。

    季绝尘默默的看着场中战斗,那柄审判之剑就被他背在背后,剑鞘还是原来的,看上去明显有点不合适。

    两人走过去,季绝?#31350;?#21040;霍雨浩,顿时眼睛一亮。不过,还没等他开口,霍雨浩已经立刻说道:“你可别找我。昨晚我一夜都没睡,和轩老师讨论魂导器的事儿,这会儿是神思衰竭,战斗力直线?#38470;怠?#20320;就算击败了这种状态的我也不光荣,是不是?你看,我三师兄怎么样?”

    季绝尘毫不犹豫的道:“厉害!”

    同样是六环,敏攻系的荆紫烟面对防御系的徐三石,在刚才这段时间的战斗中,简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这场战斗已经打了有十多?#31181;?#20102;,徐三石脚下不动半分。就是?#30475;?#30340;防御,抵挡荆紫烟攻击。照这么下去,最终必定是荆紫烟力竭败北。

    季绝尘的气色看上去很好,平时淡漠的眼神中不时流露出灼热的光芒,来到?#38450;?#20811;城之后,他对自己的决定简直是越来越满意了。不来?#38450;?#20811;,永远不知道魂师能够达到怎样的程度。大家都是同级别,可季绝尘明白,霍雨浩的这几位师兄、师姐。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就是场中这个拿着盾牌的徐三石,他就没有把握凭借自己的剑意完全破开对手防御。而且,他也能看得出,徐三石到现在都还是有所保留的。当然。荆紫烟也有。可从整体上来看,徐三石占优是很明显的。

    霍雨浩嘿嘿一笑,道:“厉害那是当然的。我大师兄也厉害的很。刚才他还说,大家以后要相互促进呢。”

    贝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臭小子,才一来就把他给卖了。微微一笑,贝贝向季绝尘道:“季兄。你这剑套不太合适,回头我让魂导堂那边给你重新做一个吧。”

    季绝尘点点头,道:“谢谢。我想向你挑战。”

    贝贝知道自己是跑不了了,自然也不会退缩,别看季绝尘昨天输给王秋儿,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位剑痴的强大,以他的眼力自然更看得出,王秋儿昨天赢的并不轻松。正像王秋儿所说的那样,换一柄剑,或许,解决就会完全不同了。

    “好,等他们打完。”贝贝?#32431;?#30340;答应下来,他也有些技痒了。

    徐三石倒是配合的很,站在那里突然大叫道:“荆姐姐,我累的不行了,咱们今天就到这里吧,好不好?你看,我当沙袋也不容?#35013;。?#20320;过瘾没啊?”

    紫色烟云一凝,现出荆紫烟的身形,她喘息的略微有些厉害,额头上也已经有香汗浮现,反观徐三石这边,那气定神闲的模样,哪有半分累的不行的样子?

    荆紫烟没好气的道:“你这家伙不老实,你怎么不进攻?”

    或许是因为江楠楠没在的?#20498;剩?#24464;三石有几分故态复萌,看到女人就忍不住要调戏几句。

    “哎,荆姐姐,我怎么不老实了?人家都叫我诚实可靠小郎君。我是防御系的,你看我拎着个盾牌,拿什么反击啊?#35838;?#34987;你打的这么可怜,这不?#23478;?#35748;输了吗?”

    荆紫烟白了他一眼,收回武魂,道:“行了,今天就这样吧。回头我再向你挑战。”

    徐三石嘿嘿一笑,道:“好啊!随时奉陪。”

    ?#23548;?#19978;,荆紫烟带给他的压力也并不小,和霍雨浩切磋这么长时间以来,进步的可不只是季绝尘一个人。荆紫烟自身的武魂本就十?#21046;?#24322;,再加上,她自己的实战能力越来越强,攻击那是相当的刁钻。

    徐三石单纯防御也不反击,倒不是没有反击的能力,而是因为他很清楚,一旦自己反击,必然会给荆紫烟机会。那样的话,胜负就难料了。这只是切磋,又不是生死相搏,所以,他索性将自己守的宛如铁桶一般,制造了最后这么一个类似平局的局面。

    荆紫烟和徐三石走下来,季绝尘已经从背后抽出了自己的审判之剑。“贝贝,该我们了。”

    贝贝微微一笑,向他作出一个请的手势,两人同时向演武场中央走去。

    徐三石笑道:“你们两个动作可轻点,千万别再把房子都拆了。季兄,加油,打的他找不到北。”

    荆紫烟眼中流露出一丝诧异,疑惑的道:“你怎么给绝尘加油,而不是给贝贝?”

    徐三石脸上笑容骤然收敛,一脸深沉的道:“我和他有宿怨,当然不能给他加油了。我巴不得季兄狠狠地揍他一顿给我出气呢。”

    荆紫烟没好气的道:“不明白你们这些混乱的?#24515;?#20851;系了。”

    霍雨浩和王冬儿站在一旁险些笑出声来。

    王冬儿低声道:“雨浩,你去休息吧。昨晚不是没睡么?”昨天她其?#25269;?#36947;霍雨浩一夜没睡的,不然的话,霍雨浩一定会?#23452;?#19968;起修炼。

    不过,她也没有去打扰他,早上起来,专门给他在?#31243;?#20934;备了早饭。先前墨轩来的时候,霍雨浩就是刚吃完早饭的。

    霍雨浩道:“看完大师兄和季兄这一场就去休息,不过,你要陪我一起。”

    “嗯。”王冬儿自然明白他是要让自己去陪他修炼的。

    不过,有些人却立?#21776;?#20041;了。徐三石歪着脑袋,一?#30196;?#24778;的道:“冬儿,这你也答应?”

    王冬儿愣了一下,道:“我怎么不能答应?”

    徐三石一脸?#38047;?#30340;道:“为什么啊!老天,你对我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别说荆紫烟在一旁听的莫名其妙,就连霍雨浩和王冬儿也是一头雾水,不明白这位三师兄是怎么回事儿。

    荆紫烟疑惑的道:“你怎么了?”

    徐三石悲愤的道:“都是谈恋爱,为啥楠楠对我就没这么热情呢?雨浩这家伙,比?#19968;?#23567;几岁,发育的还没我成熟呢。也没?#23452;?#21834;!可他大白天的拉冬儿去亲热冬儿都答应。我就可怜了,我想拉拉楠楠的小手?#24049;?#38590;。”

    霍雨浩和王冬儿?#24067;?#28385;头黑线,王冬儿怒道:“三师兄,你这思想也太龌龊了。我待会儿和雨浩回去,是一起修炼的。我们是双生武魂,一起修炼事半功倍。”

    徐三石一脸了然之色,道:“我懂、我懂,双修嘛。哎,?#24052;?#38451;光明?#27169;?#23627;里拉?#22791;?#34987;,我怎么就没有这好日子啊!”

    王冬儿还要解释,霍雨浩拉了她一把,这种事儿,越解释就越解释不清,徐三石明明就是在调戏他们嘛。对付这家伙,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他。

    荆紫烟深深的看着徐三石,也不吭声了。

    徐三石见没人理会自己,不禁疑惑的看向三人。霍雨浩拉着王冬儿的小手目光?#26029;?#22330;内,只有荆紫烟正在目光灼灼的盯视着他。

    徐三石疑惑的道:“你看我干嘛?荆姐姐,虽然你也很漂亮。不过,我已经是有主的人了。无论楠楠对我多么苛刻,我对她都是真心的。你来晚了,这辈子是不行了,要看来生是否?#24615;?#20998;了。”

    荆紫烟突然叹息一声,一脸的惋惜样子,摇摇头,也将目光?#26029;?#22330;中去了。

    徐三石一愣,道:“你叹气干嘛?#35838;?#24590;么了?是不是觉得我已经有女友了,特别的遗憾啊!”

    荆紫烟重新转向他,一脸认真的道:“本来刚才和你切磋的时候,?#19968;?#35273;得,你实力不错,是个大好青年,?#24052;?#19981;?#19978;?#37327;。可通过刚才这段时间的交流,我却发现,你这里竟然有问题,真是太?#19978;?#20102;了。”

    一边说着,她还抬手指了指徐三石的头。

    徐三石怒道:“我、我脑袋怎?#20174;?#38382;题了?”

    —————————————————–

    求月票、推荐票。新的一周,唐门需要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
    篮球比分直播球探

      <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

        <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