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

    第二百七十六章 童养媳……(上)

    所属目录:绝世唐门漫画    发布时间:2013-10-23    作者:唐家三少

    “大师姐虽然那时候只有十一、二岁,可她也知道史莱克学院。就跪求玄祖为她复仇。玄祖那时候因为受到我父母相继离去的打击,答应了大师姐复仇的心愿,并且告诉她,史莱克学院会尽力培养她成材。但有一个条件,她必须要终身守护史莱克学院,并做我的童养媳。大师姐当时毫不犹豫的发下誓言。”

    说到这里,贝贝停顿了一下后,道:“后面的事情你们应该也能猜到了。玄祖为她报了仇。大师姐也留在了学院苦修,并且有了今天的成就。后来,随着我逐渐长大,玄祖的心态也平和了下来。后悔了让大师姐发下的誓言,不止一次表示,大师姐可以不用再遵守那份誓言,毕竟,她和我年龄相差了十岁有余,等我根本就是不现实的事情。”

    “但大师姐却执意遵守誓言。并且告诉玄祖,无论我未来如何选择,她都只会是我的童养媳。如果?#20063;幌不?#22905;,那她就独身一世,将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史莱克,以报答玄祖的恩德。”

    江楠楠?#25104;?#26377;些不善的道:“你都有了童养媳,还招?#20999;?#38597;……”

    贝贝苦笑道:“?#20063;?#30693;道啊!直到我和小雅在一起后,玄祖才告诉了我关于大师姐的誓言。当时我?#27597;?#35273;就是匪夷所思。我那会儿才十四、五岁,大师姐已经二十七、八了。我们的年龄真的不合适,而且,我对小雅?#27597;?#24773;,难道你们还不清楚吗?我只能跟玄祖据理力争。也是那时候才搬出内院的。后来。玄祖因为学院亏欠于唐门,也就默认了我和小雅的事。直到去世前,玄祖才再次跟我说了这个事情,让我如果可能的?#21834;?#23545;大师姐好一些。说是他对不起大师姐。”

    “我也曾经找过大师姐,想把这件事跟她说清楚。在学院里,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的学长们?#19981;?#22905;啊!我真不愿意看到她的终身幸福受到当年一个有些荒唐的誓言影响。可大师姐?#24895;?#21313;分倔强,她说。我可以不要她,但她不能违背诺言。然后就拂袖而去了。”

    “说实话,我虽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却依旧会对她有歉疚?#23567;?#21487;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她放弃那份誓言。这几年,尽管小雅一直都不再我身边,可我心中也依旧无法容?#19978;?#20182;人。”

    说到这里,贝贝的?#25104;?#20013;除了尴?#25105;?#22806;,更多的是纠结与为?#36873;?/p>

    王冬儿道:“大师兄。那你对大师姐究竟有没有好感啊?#20426;?/p>

    贝贝毫不犹豫的道:“当然有。我小时候。都是她守护着我长大的。我自幼就没有母亲,大师姐对我来说,如母如姐。在我心中,除了小雅以外。她就是第二重要的女人了。只是,这种感情却不是那种感情啊!我和大师姐之间,是亲情。你们也帮我想想,我究竟要怎么办才能既不伤害大师姐,又能让她得到幸福啊!”

    在贝贝一脸期待的目光中,众?#35828;?#34920;情相继变得古怪起来,怎么破?

    霍雨浩?#20154;?#19968;声,道:“大师兄,您看,过两天我们就要比赛了。您有什么建议吗?#20426;?/p>

    贝贝嘴角抽搐了一下,再看看其他人也都是各自把眼神飘向别处,没好气的道:“你们这些没义气的家伙啊!”

    和菜头嘿嘿笑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大师兄,这种事儿你让我们怎么帮你啊!”

    贝贝无可奈何的道:“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不过,你们可一定不要外传,事关大师姐清誉。雨浩,你说说吧,比赛方面你有什么计划?#20426;?/p>

    霍雨浩道:“具体的计划?#19968;?#27809;有。只是有一点想法。本届大赛,因为有宗门加入,参赛队伍高达一百六十七支。其中,前面几轮都将是淘汰赛,直到决出三十二强,才进行小组赛。目前主办方还没说前面的淘汰赛如何进?#23567;?#30456;比于之后的小组赛,淘汰赛是我们首先要过关的。”

    “我们代表唐门出战,就并非种子队伍了,在赛制上也一定不会有任何对我们有利?#37027;?#21521;性。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将会碰到怎样的参赛队伍。一旦遭遇到一些实力强大的宗门,对我们来说就是不小?#30446;?#39564;了。所以,我认为我们首先就要在淘汰赛阶段,尽可能的隐藏实力。”

    “隐藏实力?#20426;?#36125;贝愣了一下,“雨浩,你这话不是自相矛盾么?你刚说了淘汰赛的重要性,怎么又要隐藏实力呢?#20426;?/p>

    霍雨浩道:“大师兄,并不矛盾的。我的意思是,在我们能够取胜?#37027;?#20917;下,尽可能的隐藏实力。相比于五年前,我们的外貌其实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而且这一届参赛的又有很多宗门。认识我们的人并不多。我们首先就可以通过一些化妆的技巧,略微改变一下自己的样貌。让上一届对我们熟悉的那些人认不出我们,至少是不能确定是我们。只要不是运气太差,一上来就碰到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被认出来的几率就不高。”

    贝贝眼睛一亮,道:“这是个好办法。上一届参赛的,能对我们有印象的大多也是那些预备队员,他们这一届成为正选。五年来,大家的变化都很大,略作调整再加上我们代表的是唐门,确实有很好的隐藏作用。”

    徐三石皱眉道:“相貌可以变,但武魂却变不了啊!我们?#29238;?#30340;武魂一出,难道人家还认不出来吗?#20426;?/p>

    霍雨浩神秘的一笑,道:“当然是要让他们尽可能的认不出来了。我们可以这样……”

    战术的讨论足足?#20013;?#20102;一个多时辰,为了让贝贝更好的休息才结束。

    接下来的一天,霍雨浩和其他伙伴们又进行了?#22797;?#35752;论和演练,确定了初期的比赛方式。

    明悦酒店顶层。

    王秋儿静静的站在宽阔的半圆形阳台上眺望着?#26007;健?#36825;个位置的视野极佳,几乎能看到小半个明都。

    明悦酒店顶层的房间一共也只有八套而?#36873;?#34987;成为空中别墅,极其奢华。据说,住一晚需要花费三千金魂币之多,可以说是绝对的天价了。甚至很可能是大陆上最贵的酒店。

    每一间空中别墅都有巨大如城堡般的拱门进入,里面有会客厅、起居室、大会议室、二十个大小不一的卧室、健身?#20426;?#33590;室、一个超过两百平方米?#30446;?#20013;花?#21834;?#29978;至还有一个二十米见方?#30446;?#20013;游泳池位于别墅中央。碧蓝色的池水上方,是玻璃穹顶。如果是晚上游泳的话,泳池周围会有柔和的淡蓝色光芒亮起。向上看,则是无尽?#24378;鍘?#37027;份美感,足以令任何人迷醉。

    除此之外,别墅里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演武场,用特殊材质和魂?#35745;?#38450;御体?#21040;?#36896;而成,能够防御魂圣以?#24405;?#21035;的绝大多数魂技攻击。

    刚入住这间别墅的时候,史莱克学院代表队的所有人都为之动容,这么奢华的酒店,就算是戴华斌这?#36824;?#29237;之子都还是第一次住。二十个房间,对于全部只有十几?#35828;?#38431;伍来说每人一间都足够了。每天的食物,可以自行定制,并且全部免费由酒店提供。

    这就是本届参赛队伍最顶级的服务与配置。只有八支参赛队伍能够享受到。而史莱克学院代表队入住的,正是一号空中别墅。在这方面,日月帝国显得十分大气,这一号别墅不但是最豪华的,也象征着他们是上一届的冠军队伍。

    回过身,王秋儿看向那奢华、巨大?#30446;?#38388;,眼神中流露出一丝?#24742;#?#33258;言自语的道:“这就是史莱克荣耀赋予的吗?就是他们在上一届大赛中争取来的么?#20426;?/p>

    “是的。正是如此。如果没有他们上一届大赛的完美表现,我们根本不可能入住这里。而实际上,他们才更有资格住在这里,而不是下面那些逼仄的小房间。”张乐萱从不远处走过来。?#31181;心?#30528;一个纤薄的红酒杯,里面却是如琥珀一般颜色的陈年白葡萄酒。淡淡的芬芳,在杯口处回荡,却并不外溢,这是天魂帝国瑞都商会制作的,最顶级的酒具。

    “要来一杯吗?#20426;?#24352;乐萱淡淡的说道。

    王秋儿摇了摇头,道:“?#20063;?#24076;望被这些东西影响自己的心?#23613;!?/p>

    张乐萱抿了一口杯中的白葡萄酒,略带酸涩的酒液充满了浓郁而丰富的果香,淡淡的腌梅味道更是回?#38431;?#38271;。

    “有的时候也要学会放松自己。你的精神绷的太紧了。我以前也有段时间像你这样。但后来我发?#32456;?#26679;不行,对自己的修?#26007;?#32780;有副作用。你现在甚至比我那会儿更加?#29616;亍?#20320;?#37027;?#32490;,已经紧绷到了一定程?#21462;?#32487;续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出问题的。”

    “我没有。”王秋儿冷冷的说道。


    下一篇: 上一篇:
    篮球比分直播球探

      <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

        <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
        pc蛋蛋神预测 网易彩票时时彩走势图 真人赚钱百人牛牛游戏下载大全 广东快乐10分助手苹果 双色球七分区旧版分布图表 一尾中特资料 浙江6十1彩票 香港六合彩期马报 湖北新11选5基本走势 极速飞艇游戏介绍 免费最准一波中特资料 极速11选5玩法 山西11选5走势图基本 香港马会特码王 上一期彩票开什么号码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