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

    第二百九十一章 王冬儿的第五魂技(上)

    所属目录:绝世唐门漫画    发布时间:2013-11-10    作者:唐家三少

    徐天然道:“听红尘堂主这么一说,我对这一战是更感兴趣了。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此时,?#38376;?#24050;经入场。在宣布了一番循环赛比赛规则之后,最后道:“循环赛第一组第一场,rì月皇?#19968;?#23548;师学院战队,对阵,唐门战队。双方参赛队员进入待战区。个人赛第一场参赛队员上台。”

    双方参赛队员除了霍雨浩之外,几乎是同时站起,目光彼此碰撞,顿时迸发出强烈的火花。霍雨浩依旧闭合着双目,似乎真的睡着了似的。

    王秋儿虽然眼神冰冷,但她的眼神也一直都落在霍雨浩身上。见他此时都还不肯睁开眼,不由得皱了皱眉。上一轮唐门竟然放弃了,令她大为不满。这一轮,他们还会放弃吗?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带着史莱克战队出线,不只是要击败那rì月战队,同样也要击败唐门战队。如果这一轮他们再放弃。那我该怎么办?

    在王秋儿心?#20852;?#32771;着的同时,双方队员已经进入场地。

    唐门这边,南秋秋低声向身边的荆紫烟问道:“紫烟姐,你说我们这?#25991;?#36194;吗??#24378;?#26159;rì月皇?#19968;?#23548;师学院啊!上一届的亚军,据说是历届的亚军。除了史莱克学院之外,他们就从来都没有输给过其他人。”

    荆紫烟神秘兮兮的道:“那这么说,你是看好对手了?”

    南秋秋道:“?#24378;?#23450;啊!上一轮我们既然都放弃了。为什么这一轮?#29615;?#24323;?还不如保留体力去硬拼其他战队呢。这可是第一轮。要是又输了比赛,又五劳七伤的,岂不是要打道回府了?”

    荆紫烟无语的道:“那这么说,你是认为我们?#24515;?#21147;战胜史莱克学院了?这一轮我们要是放弃了,再输给史莱克学院的话,还怎么出线啊?一组就两支队伍可以进入最后的八强。”

    南秋秋瞪大了眼睛,道:“什么?你们这名不见经传的唐门还打算进八强?紫烟姐,你没搞错吧?除非他们每一个实力都能像你那么强大,不然的话,他们凭什么进八强啊!这根本就不可能。在小组赛里努力赢两场,在最后排位弄个好名次才应该是他们正确的选择吧。”

    荆紫烟嘿嘿一笑,道:“?#24378;?#19981;一定哦。不如,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南秋秋一向就是个?#29615;?#36755;的xìng格,“赌什么?怎么赌?”

    荆紫烟道:“就赌这场比赛的胜负吧。你不是看好那个rì月战队吗?那我就赌咱们唐门能赢。要是你赢了,我就带你去明都最豪华的酒店大吃一顿。要是你输了的话,就要陪我单挑十场,分十天进?#23567;?#20320;那泯灭属xìng还真是有意思呢。”

    南秋秋嘴角牵动了一下,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不太美妙的回忆,但略作思考后,她立刻就用力的点?#35828;?#22836;,道:“好,那我们一言为定。紫烟姐,你可不要耍赖哦。我仿佛已经看到一顿大餐来到了面前呢。”

    荆紫烟傲然道:“为了唐门的荣耀,我也要和你赌这一次。输就输了,大不了出点血请你吃饭就是了。我们一言为定,谁也不能耍赖。”

    坐在荆紫烟另一边的季绝尘嘴角牵动了一下,眼神却依旧平静。他的目光也同样集中在霍雨浩身上。这样一场强强对话,一定会带给我一些启发吧。雨浩,看你的了。只是,你现在的身体状态,实力又能发挥出几分呢?

    两支战队的队员们?#23478;?#32463;进入了待战区之中。

    rì月战队那边,笑红尘向一名青年比了个手势,那青年立刻腾身而起,直接上了比赛台。此人身材高大,肩膀十分宽阔。眼神平和,给人以十分冷静的感觉。也算得上是相貌堂堂了。双手特别宽大,十?#24863;?#38271;。往那里一战,就给人一种实力不俗的感觉。

    唐门这边,王冬儿轻轻的拍了拍霍雨浩的右手,也从座位处站了起来。

    伴随着她的起身,霍雨浩也终于睁开了双眼。他的眼神十分冰冷,甚至可以用冷酷来形容。向王冬儿轻轻的点?#35828;?#22836;。却什么都没有叮嘱。

    王冬儿脚尖点地,轻飘飘的上了比赛台。在她踏入比赛台的下一刻,比赛台周围的魂导护罩?#24067;?#21319;腾而起。将他们与外界隔绝开来。

    “竟然是王冬?”梦红尘坐在待战区中,心中的战意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冰水似的,立刻熄灭了大半。

    笑红尘脸上流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看来,上天都站在我们这边,没让你第一个出场就对了。不然你万一不小心输给他,我们后面的比赛就艰难了。”

    梦红尘贝齿轻咬红唇,喃喃地道:“早知道是王冬第一个出场,我刚才就应该叮嘱时兴一定不要下杀手啊!现在来不及了,这可怎么办啊!”

    笑红尘顿时流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无奈表情,“你哪边的?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我们能不能赢的问题。”

    他们这边在纠结,上了比赛台的王冬儿和那名rì月战队的青年?#23478;?#32463;走到了比赛台zhōng yāng。

    ?#38376;?#30475;?#27492;?#26041;,沉声道:“这是循环赛第一场,你们?#20960;?#25105;小心点。尽可能不伤残对手。一旦我判断出比赛胜负已分,会立刻分开你们。谁也不许继续攻击,否则,将会被判负,明白了吗?”

    淘汰赛阶段着实是死伤了太多人,大赛组委会也承担了不小的压力,对?#38376;?#30340;要求也就严格了很多。

    rì月战队的青年点?#35828;?#22836;,道:“我叫时兴,记住我的名字,或许,它会伴随你一生。”说着,他转身就朝着己方场地的边缘走去。

    王冬儿皱了皱眉,向?#38376;?#36947;:“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知所谓吗?”

    ?#38376;?#22068;角牵动了一下,道:“去准备比赛吧。比赛是要靠实力的,不是斗嘴的。”

    王冬儿淡淡的道:“不要偏袒。不然你会后悔的。”

    ?#38376;?#21574;了呆,他在淘汰赛阶?#25105;?#20027;持了不少比赛,但要说碰到胆敢威胁?#38376;?#30340;,这绝对是是第一个啊!这小子也太彪了吧。

    王冬儿刚要转身走向己方那边,却看到对面场边有人在向自己挥手,可不正是那梦红尘嘛。王冬儿有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也向她挥了下手。然后才朝着己方比赛边缘的方向走去。

    梦红尘顿时激动了,向身边的笑红尘道:“哥,你看见没有?他也向?#19968;?#25163;了呢。你?#27492;?#37027;一脸无奈的样子,显然是不想和我们敌对的啊!等这次比赛结束后,无论如?#25105;?#35201;将他争取到咱们学院来。那样我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

    “闭嘴。你这个花痴。我受够你了。立刻给?#19968;?#20301;子做好。我们红尘家族的脸都让你丢尽了。”笑红尘低声咆哮着。

    王冬儿转身向己方这边走来的时候,正好和台下待战区中的霍雨浩目光相对。霍雨浩的眼神此时很冰冷,似乎整个人都进入到了另一种状态似的,向她比了个手势。

    王冬儿轻轻的点?#35828;?#22836;,表示明白。

    一直走到比赛台边?#25285;?#22905;才转过身来。但也就在她转身的一?#24067;洌?#23601;看到?#38376;?#37027;代表比赛开始的?#30452;?#24050;经落了下来。

    偏袒需要做的这么明?#26376;穡?#29579;冬儿秀眉微皱,却没有急着前冲,眼中光芒一闪,两片炫丽夺目的翅翼已经从背后伸展了开来。

    巨大的蓝sè翅翼,覆盖了她整个背后,同时也将她整个人?#38388;?#26579;上了一层瑰丽的蓝金sè。光明女神蝶翅翼上那一个个金sè光斑此?#26412;?#21521;活了过?#27492;?#30340;,浓浓的光明气息?#24067;?#21319;腾而起。

    ?#32043;?#21457;动的,反而是对面代表rì月战队出场的时兴。他一步跨出,人就已经冲了出来。与此同时,背后一双魂导飞行器翅翼骤然展开,只是两步加速,伴随着整个人的高高跃起,人就已经到了空中。四道夺目的白光从那飞行魂导器翅翼上喷shè而出,推动着他的身体宛如一颗流?#21069;?#39588;然升空。

    升空的同时,已发赤红sè的四级高爆弹已经朝着王冬儿这边轰了过来。

    和上一届比赛一样,这一届比赛中,魂导师也同样不允许使用任何定装魂导器。这四级高爆弹魂导器,在四级魂导器中的地位和nǎi瓶差不多。威力极大,但蓄力时间也较长。这时兴能够在一边控制飞行魂导器升空的同时,还这么快就释放出一枚魂导高爆弹,在魂导器使用方面的能力已经是相当不俗了。

    王冬儿不屑的撇了撇嘴,背后双翼轻轻一拍,也同样是升空而起。

    霍雨浩肯答应她第一个出场,和她会飞也有着很大关系。在之前的淘汰赛中,魂导师宗门和学院获胜的比例很高。就是因为这次大赛的新规则,魂导师凭借着飞行魂导器,在空中的优势太明显了。

    王冬儿此?#26412;?#20687;是一?#37117;?#30690;一般笔直升空而起,但诡异的一幕也随之出现了。那枚四级高爆弹在空中竟然掉转了方向,直奔她追了过来。

    ——————————————————

    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
    篮球比分直播球探

      <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

        <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
        香港三肖中特免费公开 11选5爱彩乐广东 2019nhl冰球中国赛 中彩网图表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缩水软件 特肖公式规律大公开 幸运飞艇网站开奖 国际豪门娱乐城百家乐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电视 红姐心水论坛文字资料区 广东省福利彩票中心 足彩12106任选9场预测 广西昭平特产茶叶 天津快乐十分预测结果 福州同城游戏十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