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

    第三百六十三章 可是,我不在乎,我爱你(下)

    所属目录:绝世唐门漫画    发布时间:2014-02-08    作者:唐家三少

    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但徐三石和江楠楠的身体,却开始发生着变化,青涩与稚嫩悄然而去,他们又变回了,二十岁的徐三石,和二十岁的江楠楠。

    床,还是当初的床,但人与心,却在这一刻,黏合。

    他,再也不会走错路了。

    象征着玄武进化的光晕,也又一次的,悄然出现。

    屋外,高空之中,金阳、银月,似乎都勾勒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青碧色的蓝银草在微风的吹拂下荡漾起层层波涛,柔和的草叶浮动,?#36335;?#20687;是在往远处无尽的延伸着。

    当张乐萱发现自己出现在这么一个地方的时候,她的美眸就不禁亮了起来,她好?#19981;?#36825;种一望无尽的感觉。那无穷无尽的绿草,清新?#30446;?#27668;,明媚的阳光,还有空中偶尔掠过的鸟儿,无不令她心怀舒畅,?#36335;?#22312;这一刻,内心深处的一切郁闷?#23478;?#32463;随着呼吸流逝。

    这是哪里啊?在张乐萱的记忆中,斗罗大陆上似乎并没有这么一个地方,至少,她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存在。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她相信,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地方。

    “爱情是什么?”平淡的声音在空中响起,那宛如来自于四面八方,又如同高空下压一般的声浪滚滚响起。

    爱情是什么?#31354;?#20048;萱呆呆的抬头望天,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从来没体会过爱情的?#28059;叮?#21448;怎会知道爱情是什么?在她心中,有的只是那寄托在一个人身上的柔情而已。

    “爱情是给予、是奉献、是无微不至、是不顾一切。”那隆隆声浪变得温和了,就像是春风拂面一般降在她身上,轻轻的抚慰着她的心灵。

    “爱情是自私、是?#21202;肌?#26159;无所不在、是痛苦根源。”

    “可是,我们不能没有爱情。没有爱情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你明白吗?”

    张乐萱苦笑道:“我明白·可是,深入骨子里的东西,又如何忘记?”

    “你的奖励,就是忘记。”平和的声浪中·狂风大作,无数草?#26007;?#25196;,亦如张乐萱飞扬而起的心神。

    山风凛冽。

    “啊——?#26412;?#21628;声中,宁天勉?#31354;?#31283;身形,但在这一瞬,她却已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她吃惊的发现,自己竟然是出现在一处悬崖峭壁·前方,就是万丈深渊,如果她?#26197;?#21521;前迈出半步·恐怕就要跌落深渊,永世不得超生。

    向前一步是深渊,退后一步呢?

    猛然转过身,宁天?#21561;?#30340;,是身后群山,此时,她根本就是位于一处山顶之上。

    “你是谁?”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那深渊中响起。

    “我是宁天。”宁天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道。

    “你是谁?”同样的问题。

    “我是宁天,七宝琉璃宗的宁天,下一任宗主的继承人。”在这山风凛冽的山顶之上·不知道为什么,宁天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不顾一切的大喊出声。她的声音远远传开·在山谷间回荡着,久久不散。

    “你的压力太大了。”那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愿意减轻这份压力吗?”

    “我该如何减轻?”宁天苦涩的问道。

    自幼,她就是七宝琉璃宗宗主的独生女·七宝琉璃宗曾经在万年前遭遇?#24179;伲?#38505;些?#24576;?#24213;毁灭,经过万年发展,凭借着大陆第一辅助系器武魂的威能,又重新屹立,成为当世大宗门之一。可作为直系传承,本身又是女孩子。

    ?#26377;?#21040;大·宁天的生活是单调而无味的。在她的生活里,只有修炼、学?#21834;?#23398;?#21834;?#20462;炼。

    就是在这样枯燥的生活中,她进入了史莱克学院。原本是天之骄女,认为自己在同龄人中应该是最强的她,却碰到了史莱克学院的黄金一代。碰到了不可战胜的王冬儿,碰到了天赋异禀的戴华斌、邪幻月。更有着那同龄人中最奇葩的存在,双生武魂拥有者、神奇的精神力掌控者,极致之冰的君主,霍雨浩。

    在这些同龄人中,她突然发现自己原本的优势荡然无存,尽管她依然优秀,可是,她的光芒却已经完全被这些人给掩盖了。

    宁天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她曾经尝试过更加拼命的去修炼。但是,她必竟是辅助系器武魂啊!本来就不能直接战斗的七宝琉璃塔,在修炼过程?#24515;?#24230;并不?#28982;?#38632;浩的极致之冰差多少。无论她再怎么样努力,辅助系器魂师也不可能比战魂师更加显眼。

    眼看着,霍雨浩、王冬儿、萧萧,跟随着内院学长们获得了上一届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斗魂大赛的冠军她心中不只是羡慕,更有着无尽的嫉妒。!

    她突然觉得,自己再怎么努力似乎都是无用的,都不可能再追上?#20999;?#20154;了,在这个时候,她想到了另一种可能。这也同样是家族对她寄予的希望。

    作为最顶级的辅助系宗门,她的家族一向有很多强大的魂师投靠。而作为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宁天知道,对于自己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有一天要找到一个能够伴随自己一生的守护者。而这个?#35828;那?#22823;与否,不但决定了未来自己在宗门的地位,能否顺利接掌宗门,甚至更关系到七宝琉璃宗的未来。

    所以,在海神湖上海神缘中,她选择了霍雨浩,选择了这个最有天赋,未来很可能是年轻一代最强者的修罗之瞳。

    但是,令宁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同样很有自信的容颜,又一次失落。她输了,输的是那?#24202;遙?#22905;已经不顾少女的羞涩,主动向他表达了爱意。得到的却是拒绝。当那份拒绝来临的时候,她的心?#36335;?#34987;万仞洞穿一般痛苦。

    她并不是真的有多么?#19981;?#38669;雨浩,而是她接受不了这份失败。

    对她来说,这份失败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甚?#20142;?#22905;在一段时间中一蹶不振。

    而在这个时候,始终和她在一起的,就只有巫风。

    巫风对霍雨浩咬牙切齿,?#20154;?#36824;要拼命的努力修炼。这一切宁天都看在眼中,但是,对她来说,这只是姐妹之情。

    “从面前的悬?#32511;?#19979;去,你的一切压力就将得到?#22836;擰!?#20302;沉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但带来的,却是死亡的召唤。

    宁天呆了呆,跳下去?#21051;?#19979;去就一了百了了。是啊!还有什么?#20154;?#20129;更能减轻压力的呢?还有什么?#20154;?#20129;更能令人彻底解脱的呢?

    死亡?#20811;?#20129;,她笑了。

    那就来吧!一抹精光骤然在她眼底闪过,宁天的嘴唇抿的紧紧的。内心巨大的压力在这一?#24067;?#21270;为执念,促使着她终于纵身一跃,就那么从面前的悬崖处飞跃而出。

    就在她跳出去的那一?#24067;洌?#22905;?#36335;?#21548;到了一声惨烈的惊呼。

    “不要啊……”

    山风呼啸,更加凛冽。在这一刻,宁天只觉得自己的灵魂?#23478;?#33073;体而出了似的。那种感觉是那么的美妙-,体内的压力,似乎正在如丝如缕的消失着。

    对不起,巫风,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变成男人,好好的呵护你、照顾你,让你成为我的妻子,共同经营我们的家庭,好好爱你,好好回报你这些年对我的爱。

    泪水,顺着面庞向上飞扬,在空中带起片片精英,犹如珍珠,犹如水晶。

    强烈的失重感不?#26174;?#24378;着,可是,在这一刻,宁天发现,那个低沉的声音说的没错,自己的压力?#36335;?#28040;失了,在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巫风站在山顶上,看着那已经失去了宁天踪影的深渊,看着那漂荡的云雾,一时间百感交集,泪水不受控制的彭湃而出。

    “宁天,你、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为什么要跳崖啊!为什么?”

    她先前出现的地方,就在山的另一边,她得到的指示就是向这边而来,就在她即将抵达的时候,?#21561;?#30340;,正是宁天纵身一跃的那一幕。无论她如何拼尽全力,也?#31449;?#27809;能来得?#30333;?#27490;。眼睁睁?#30446;?#30528;宁天就那么从山顶上跳了下去,不见踪迹。

    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似乎?#23478;?#32463;变得不重要了,巫风犹如失去了魂魄一般,在那里摇摇?#20301;危路?#19979;一刻就将从那里跌落一般。

    “随她去吧。如果你真的爱她,就和她一起去获得新生吧。”低沉的声音在山谷间回荡着。

    巫风悚然一惊,看着面前的深渊,再抬头看向天空。泪水磅礴,“宁天,我来了。”是啊!自己最爱的她?#23478;?#32463;去了,那自己还活着有什么意?#36857;?/p>

    一步猛然跨出,火龙光影大放,带着那一抹炫丽,一抹炽热,还?#24515;?#28385;腔热泪,痛苦、背上与深深的眷恋,她就那么跨越而去。

    一切都?#25351;?#20102;寂静,山风依旧凛冽。

    (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
    篮球比分直播球探

      <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

        <cite id="5rlnl"></cite>
        <var id="5rlnl"></var>
        <var id="5rlnl"></var> <ins id="5rlnl"><noframes id="5rlnl">
        <cite id="5rlnl"></cite>
        <cite id="5rlnl"><video id="5rlnl"></video></cite><cite id="5rlnl"><span id="5rlnl"></span></cite>
        <ins id="5rlnl"></ins>
        <ins id="5rlnl"></ins>
        <del id="5rlnl"><span id="5rlnl"></span></del>
        <var id="5rlnl"><span id="5rlnl"></span></var><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
        <var id="5rlnl"><video id="5rlnl"><menuitem id="5rlnl"></menuitem></video></var><th id="5rlnl"></th>
        <var id="5rlnl"></var>